相关文章

阜阳日报:秸秆回收能赚钱 干吗不做

    清理场地、检修设备、添置机器……午收即将临近,27岁的刘玉创又开始忙碌起来。    刘玉创是颍州区九龙镇姬庙村秸秆临时收储点的负责人。去年午收和秋收,通过回收打捆秸秆,刘玉创不仅为自己赢得了经济效益,也为当地秸秆禁烧和综合利用作出了贡献。刘玉创说,“其实,秸秆不是垃圾和废品,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。利用好了,就能变成财富。”    当初,刘玉创从事秸秆收储生意,也属偶然。2013年底,当兵多年的刘玉创退伍回到家乡,准备找些事情做。尽管各种创业项目找了不少,他却对众多父老乡亲感到头痛的秸秆产生了兴趣。“别人都觉得秸秆不好处理,我偏要在这里摸出点儿门道。”    说干就干。租赁土地作为秸秆存放场地,购置机械用于秸秆打捆加工,招聘工人到田间地头集中收购……2014年午收之前,刘玉创在姬庙村设立的秸秆临时收储点开张了。    秸秆回收跟农民种庄稼一样,也需要赶农时。“午收和夏种时间撵得紧,农民把地里的小麦收割之后,立即就要抢种下一茬玉米或大豆,农时非常紧。我的回收工作必须见缝插针,尽快把地里的秸秆收上来。”去年午季时,刘玉创和6名工人一起,前前后后忙了十多天,收了1000多亩地、总计100多吨秸秆。“那时候,刚干这一行,业务还不熟练。到秋收的时候,业务量就上来了,收了4000多吨秸秆。”    过去农民种庄稼,总是习惯一把火把上一季的秸秆烧掉;如今,咋愿意让刘玉创去收的呢?“一方面,这几年政府一直宣称禁烧秸秆,大家的环保意识提升了,知道烧掉是一种危害;另一方面,我们的人直接到地头回收、运送秸秆,省了老百姓来回奔波,大家还是愿意配合的。”刘玉创说,秸秆回收后,他便做打捆和压缩处理,随后送往国能临泉生物电厂,作为发电燃料;或者,送往河南一家造纸厂作为造纸原料。“200多元一吨的价格,总量加起来,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”    刘玉创给记者算了一笔经济账:以去年午收为例,100多吨打捆的秸秆,总共卖了3万多元;各级政府对秸秆打捆每亩地给40元补贴,收益6万元。成本方面,扣除运输车油费、工人工资以及场地租赁费用,刘玉创大致获得了5万多元的收益。“秋收会更可观些,虽然由于天气原因还有一部分秸秆未及时销出去,相关补贴也暂时没到位,但粗略算了一下,至少也有20多万元的收益。如果是这样,我前期购置机械以及农用车花费的十多万元就可以全部回本,一年下来能有10万元的净收益。”    刘玉创说,看好秸秆回收的市场商机,今年他准备再添置一台秸秆粉碎机和一台大型打捆机。“这样能提高工作效率,让后期的秸秆加工变得更快。”如今,相关机械已经看好,正在协调电力设施。“如果顺利实施,今年午收,我们的回收力度会大大加强。”    刘玉创的姬庙村秸秆临时收储点,只是九龙镇秸秆回收再利用的一个实例。2014年,全镇3.5万亩耕地中,1万余亩实施了免耕直播,实现秸秆不清运,在不翻耕的情况下通过机械操作直接播种;剩余部分,分别实施了粉碎还田以及打捆回收。“今年,预计免耕直播面积会达到总面积的一半以上;为方便群众处理秸秆,全镇设立了包括姬庙村在内的4个临时秸秆收储点,便于做好秸秆运输和收储工作。”九龙镇镇长李伟说。    通过加大宣传力度、实行包保制度等措施,九龙镇希望能做好今年的秸秆禁烧和综合利用工作,确保午收期间无火点。政府严格执行禁烧政策,给秸秆利用带来了商机。“秸秆利用综合效益高,这样各方多赢的事,大家还是愿意支持的。”刘玉创说。